健康正文

中学生原创小说:学神杜书

中学生原创小说:学神杜书


很多学生都梦想着自己有朝一日突然开窍变身学神,在考场上过五关斩六将轻轻松松得满分。当然,我们对这种梦想的信任度并不高,只当是做白日梦,醒了之后还得老老实实的读书写作业。但是这世界上总有令人羡慕嫉妒恨的幸运儿,例如杜书。图片


杜书的谐音“读书”,因此他初二转到我们班上时,我们给他起了个绰号叫书呆子,连名字都想着读书,估计都读傻了。可事实与我们想的大相径庭——杜书从来不“读书”!上课要么睡觉要么转笔玩,下课铃一响就打了鸡血似得蹦起来,上课铃一响又焉了。活脱脱一个不思进取的学困生的样儿,班上都有人暗暗打赌这家伙第一次统考的分数会是怎样的惨象,我也下了一注,赌五毛,数学,个位数。那时候五毛钱不算少,最少能买俩冰棍儿。


班上其他人围着我都笑我说老秦你傻了啊,我蒙都能蒙十几分呢,这货看起来也不傻,没那么二吧?我摆摆手说:“以秦半仙我的推断,我掐指一算,这货,学xx老师,用日本一个地名来说,就是大阪!”围着我的人都哄笑起来,我看见杜书转头冲我看了看,什么话都没说。


当时我们的考卷是一百分一卷,考前我们都提前商量好,考试分数一出,就去看书呆子的分数,然后当场兑现赌注。然后你猜怎么着?“大阪”,真的是“大阪”,我们一群人凑到展牌上去看杜书的分,回去的时候没一个笑的,有几个赌的大的脸都白了。不过那个提出赌注的人乐翻了,笑的跟个奸商似的,因为如果我们都输了,那么钱全归他。开始还有人逗我说,老秦赢了,杜书数学考的是001,后来又补了一句,倒过来念。我伸长脖子一看,傻了:语文就缺了五分,数理满分,英语满分,后面那什么政史地生也和满分差不了多少。排名:年级第二,和年级第一缺了一分。从此,我们看杜书的眼神就都变了,特别是也在我们班上的年级第一。


同学们觉得他的分数疑点重重,老师也不怎么相信他的分,还特地找他谈话,让他把一些难题又做了一遍,全对,不服不行。再用日本的一个地名来形容,就是“神户”。很多学习不错的同学都去请教他是怎么学习的,平时也没看他多用功啊。人家摆摆手说:“天赋,智商,能力,太厉害了真的没办法。说真的,我都有点羡慕我自己。还有拜托你们回去请教一下秦半仙,让他再掐掐我下次考多少哈。”这自负的话引来了背后一连串的“呸呸呸呸”,还有一句“穷得瑟”是出自我的口,本来就输的有点恼,这还被人讽刺一下,真是气死我了。


后来,我就跟这个平时根本不着调的学神杠上了,发誓要报五毛之仇,非得把他学的那么好的什么小把戏全部弄明白。所以以后我和他在某种层面上来说就有了一个分工,他负责考试,也就是写卷子,我负责在他下来之后第一时间借到他的考卷去复印,然后回去仔细分析他究竟神在什么地方。开始我向他借卷子还有点别扭,他总一脸疑惑的望着我,后来他就习惯了,干脆把卷子一甩说:“小秦子,这张圣卷哥赏你了,不用还了,不谢!”听得我咬牙切齿,心说你等着,给我等着,等我好的不好的啥都查出来了,我就全部公布,让上到班主任下到同学们全都明白之后,有你哭的,还小秦子呢,秦半仙你以为说着玩的?


我记得我把他的卷子好好折腾了半年以后,虽然说对于人家的底细是啥都没刨着,因为他的答案甚至比参考答案还要简单,但是意外的收获是我的成绩居然正在缓缓提高,以我万年中等生的能力居然考到了班级前十五,估计是因为研究杜书的卷子研究的使我潜移默化的也学会了他的一些学习方法。但是我的目的并不是这个,所以我还是在用力的咬着这根硬骨头,可令我苦恼的是怎么咬都咬不碎,因为我根本就找不到用力点,不过一次校园活动,让这件事情有了转机。安琪小

那时候有一个什么杯的奥数比赛,我们一贯称他为“坑爹杯”,原因就是第一次的时候我们班派出去的几个数学尖子信心满满,说着要大干一场,好好碾压一下其他的中学,特别是离我们A中学只有三四百米的,一所实力完全不输与我校的B中学,因为竞争激烈,加上那帮人总拿鼻孔看人,所以我们和他们很不对付。

然而说的轻松,去的时候头昂的多高,回来的时候看的都是发顶了,那时班上数学最好的人都说:“那是题?那能叫题?下回找个人去问问出卷人到底是要考我们还是要玩我们的,要多坑爹有多坑爹!”然而虽然我们考的一塌糊涂,B校的人却考的出奇的好,有几个人还打着交流的幌子到我们这儿来看我们笑话,看着那些明明说着:“没事儿,下回你们好好刷点题,一定能超过我们。”却笑得跟太阳花似的,看着就来气。

这次我们班主任又来宣传,当然他的态度也不是很重视这项活动,意思就是你爱去不去,我只是说到而已。我们班的同学们也的确是不想再去做“坑爹杯”的“坑爹题”了,报名表空白着发下来,依旧空白着交上去。

这件事我们也当做今天学习生活的一个小插曲,放学后依然各回各的。我向来是“独行侠”,不是说我不合群,因为我回家时走路的速度实在太快,因为家住得远,要省时间。别人说像是有人在我后面赶一样,渐渐地都不愿意跟我走了,我对此也理解。但是这回姓杜的却突然凑了过来,我正疑惑他什么时候走路也这么快了,没想到他竟然在小跑。

“有事吗,你跟着我干嘛。”我疑惑地问他。

“同路呗。”

“那你跑干什么,你家住的又不远。”

“锻炼身体呗。”我低声咕哝了一句:神经病。加快了走路的速度。可他还是跟着我。我最终无奈地停了脚步,努力压抑着内心的怒气问他:

“同什么路,跟我同路的人我一只手都能数过来,有事快说,我赶着回家吃饭。”

“好吧,就想问你个事儿。”他回忆了一下,说道,“今儿我碰见几个中学生,说是B校的,问我们A校有没有人去那个什么杯奥数比赛,得意洋洋的跟我说肯定没人,A校每次都输得惨不忍睹,我心里来气,就想问你知道报名表在哪儿不?我对这儿不熟,我想去报一个试试。”

“班主任不是说了这事儿的吗,你没听啊?”

“啊,说了啊?我当时可能在睡觉没听见。”他嘿嘿的笑了两声说,“你帮帮我啊,我话给他们都放出去了,收回来很丢面儿的。”

“大爷,你得做好心理准备,报名表弄不弄得到是另一回事,关键是那题······”

“放心,题只要没出错,我至少能蒙及格!”他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说,“反正难都难,怕什么。”

我想了想,心说算了,初生牛犊不怕虎,这家伙又是个拉仇恨的天才,没准儿真能拿个奖,而且他解题的思路很特别,也许真能占上风。到时候要是真能一瓢凉水泼了B校那嚣张的气焰,扬眉吐气是肯定的。我便答应了他第二天去给他找报名表。

找报名表的过程很顺利,班主任就放在他的抽屉里准备在两天后上交学校,听到杜书报名他眼里透出一份欣喜,片刻后却又恢复平静,叹了口气。填虽填了,看来班主任并不指望杜书能拿个什么名次。

后来这事班上也知道了,可还是没人相信杜书的能力,都只当个玩笑随便笑笑。杜书也吊儿郎当的,临近考试了还去踢球,我心说这家伙要是考砸了我也不好过,愣是把他从球场揪了回去刷题,他还挥着拳头说要么踢球要么拼命!我当时轻蔑的瞥了他一眼,心说就他这身板,战斗力最多0.5,秒杀不是问题。他最后也只好乖乖在练习本上刷题,虽然听他说这些题都简单到爆,做题纯粹是浪费时间,还不如去踢球。我的回答是我就乐意看着你浪费时间,也不让你去踢球。

后来终于到了他上考场的时候,B校来了一群,A校来的寥寥可数,我拍了一把他的肩说哥们记得争气,他点点头进了考场。

他出考场的时候告诉我,那真不叫题,简单死了。我笑了笑估计他又在吹牛,结果最终成绩出来的时候,全班都沸腾了。


没有人能想象得到我们一群人看到这行字的激动心情,简直恨不得把杜书那个矮子举过头转两圈,然后抬着他一帮人进B校去遛两圈,带几个高档相机咔咔咔把B校那群曾经神的不得了的家伙现在的脸色全都照下来,拿回去慢慢“观赏”,想必一定非常好看。


当然这也只是想想而已,毕竟要是我们真这么干了,班主任和校领导非得骂死我们。不过杜书真的火了,在全班火了,在全年级火了,在全校火了,这次坑爹杯的大胜比他之前拿的那几个考试第一更有说服力,他也因此得名为“杜学神”,甚至成了我们班的标志。据班主任说,当他的老师特别自豪。唯一可惜的是,他依然吊儿郎当的特欠打,现在人们巴不得接近他,可是他还是那样踢自己的球,走自己的路,到现在能说的上熟一点的也就只有我了,甚至还不算特铁的哥们。


问他学习方法的人现在拉成一排一人可以说能从我们班一直排到学校大门口,可人家说什么?智商高,天赋好,任性!我为此还特意去提醒过他,说我秦半仙掐指一算,你照这样拉黑下去绝对会有血光之灾!他笑了笑记了我的电话号码,说是要是有人找他事儿,他就给我来个电话,让我保他不死,保护费就是那成堆的卷子,还说他以后一定把字写端正点,气得我差点就抡拳头揍他了。


后来这事儿也就这么糊里糊涂的平静了下来,我依然在研究着杜书那神秘的学习方法,他依然坐着他的学神之位,依然每天放学小跑着跟我闲扯,直到初二下学期期末考结束的那一天,他找人给我递了张纸条,说是让我去学校后面的小树林里面跟我谈一些事,我当时没多想,估计也就是他又惹事了找我给他帮忙,把书包收拾好交给一个信得过的朋友保管就去了。


当时正值盛夏,他坐在林子里面的一个石凳上看着周围的树发呆,我走过去把他拍醒,问他:“你找我就是让我陪你发呆啊?”


他吓了一跳,嘿嘿的笑了两声说:“不是,我就想跟你说个事。”


“什么玩意,快说,我今晚跟别人约好了要去玩的,你别让我迟到了。”我在他旁边找到另一个石凳,拍了拍灰,坐了下来。


“老秦啊,我估计我这个学期得走了,我来跟你告个别。”他转过头,有些哀伤的说。


“行吧你又惹什么人了,我去跟人家谈谈。”我一听这话就知道他根本不是字面意思,他这拉仇恨的性格我们这圈子里不得罪一万也有八千。


“不是,我跟你说认真的,”他摇摇头说,“我下学期得走了,别问我去哪儿。还有,告诉你个秘密,B校的那群人的成绩是抄来的。 你也别说我胡扯,我看见的,他们几个人在那儿传纸条。有几个纸条掉地上了,我下去的时候还特意去看了看,上面尽是印刷的字,他们有参考答案。”他把腿翘起来,眼神里多了些得意,“不过呢,因为他们抄的速度太慢,我还是赢了,正所谓考116分的法宝就是空道选择题,计算少写一个答!”


我踹了他一脚,示意他扯远了。


“哦对,我要说的不是这个,是这个。”他从裤兜里拿出一张卷子递给我说,“我知道你想知道什么,你自己看看吧。”


我拿起那张卷子两面翻了翻,发现不是杜书那种站不稳的字,这张卷子的书写及其整齐,而且解题方法甚至比杜书的还要巧妙。我转过来看姓名班级,却发现这一栏完全是空白。


“这谁的?”我问他。


“我一朋友,他学习特好,当时比我厉害多了,”他说着有点哽,“后来他出了意外,他一直在教我学习,希望能把我的成绩提起来,要知道,我之前差成什么样。这样的卷子,我家里有一摞,之前他讲的我一般不听,现在我一张一张的做笔记,你们总看着我整天玩的能上天,其实我的笔记本比现在的语文书还厚。我跟你说句实话,我之前学习差的我都不好意思说出来。你知道我为什么那么神吗?因为我总是在思考,除了研究这几张卷子,我还在想怎么把参考答案省的更简练,我上课不是不听讲,我只是告诉自己什么才是重点,其他的都是重点的分支,我翻书的时候我都在想这本书如果书页全部展开的面积,我踢球的时候都在估计抛物线!也许你们会以为我是神经病,但是,我的确是这样。”他笑了笑说,“我的梦想是当个学神,我以为我凭着这个脑瓜子就行了,但是事实给了我一板砖。你当初向我要卷子的时候我就决定告诉你了,因为你和当时的我是一样的。”


我愣愣的看着他,有些糊涂,我是第一次没能想出来他的话的内涵。


“下次的奥数比赛,就得靠你了,我的笔记本放在门卫室里,有时间看看吧,对你有好处。”他站起身,仰头伸了个懒腰,“如果我们还能再见面的话,我会为你喝彩。”


我们就此分别了,我到门卫室里果然拿到了一个黄皮本子,上面整齐的写着两个字:杜书。


“杜书”下面还写着一行小字:相信我,等你的光芒闪现,你就是真正的杜学神。


后来我听说,杜书去了外国治病,据说是个顽症,很难治好,所以他才会说,他要走了,不要问他去哪里。


我向来不是一个爱看书的人,但他给我的笔记我是一页一页的认真看完,虽然他的字丑的要命,但总归还是比较清晰。凭着这本书还有那一大沓卷子我的成绩一路飞升,到虽然和杜书相比还是差那么个档次,毕竟我无法像他一样每时每刻都在思考。最后我都淡忘了在初二的时候还有一个人叫杜书,那个人的绰号叫书呆子。


然而我永远记住了他在笔记本的最后写下的一句话:成为一个天才需要你超高的智商,成为一个学神只需要你耐磨的生命,当你做到了其他人做不到的,纵使你不做别人总在做的,你也能得到别人得不到的。


大学毕业后我一路读了下去,当了一所知名大学的教授,一次在外国演讲的时候,碰上一个比我年轻一点的人用中文问我一个很奇怪的问题:“教授,请问一张满分120的卷子如何才能考到116?”


我一惊,随后开心的笑了,答道:“错一道选择题,少写一道计算题的答。”


“杜学神,好久不见。”



相关阅读:
天津装修公司 tj.yzf.com.cn

相关阅读